Zero Oliver

诚彬\金丝眼镜

换眼镜吗朋友
【有私设,我不管我要看熊孩子小可爱依晨。
今天的我依旧在ooc的深渊里大鹏展翅】
两三岁的孩子总是活泼可爱的
天真无邪有趣的
很好动的欠揍的。喜欢搞破坏的。
刚起床的韩彬现在头疼的看着坐在一堆碎玻璃边上眼中含泪的小姑娘。
她手里拿着一副断了腿的眼镜,左眼镜片还完整的在镜框的怀抱里。茶几上的玻璃杯都不见了,看来她有在帮自己做家务。
“唉,依晨。你……”还没等他说完,这熊孩子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声音嘹亮并伴随着好几个哭嗝。
一边哭一边丢掉手里的东西,扑到他怀里委屈的说“呜呜呜呜呜我…想帮爸爸,擦干净而已…咳呜哇啊啊啊啊”
于是他只好拍着自己小公主的后背安抚着她表示自己并没有生气,只是担心她有没有受伤而已。
——————————
赵馨诚刚下班回来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他的恋人抱着自己的女儿倚在沙发上,柔声地哄着她。
原本应该架在脸上的眼镜不翼而飞,而地面上散落着一堆亮亮的玻璃片。
当韩彬听到响声歪着头看向门口时,因失去了那层雪亮的凹透镜略微的眯起了双眼,还挑了挑眉。
于是赵馨诚脑袋里的某根弦就突然断掉了。
恭喜玩家:【韩依晨】完成日常任务【搞事1/1】
————————————
第二天韩彬和赵馨诚都请好了假一同出现在眼镜店,小依晨拒绝了去姥爷那,非要帮爸爸挑一副最好看的镜框以表歉意。
验光后配镜师正在二楼找镜片,赵馨诚和依晨两个人左看右看犹如雷达一般在店里搜寻着。
静静地坐在休闲椅上的韩彬回头看了一眼赵馨诚,后者的爪子停留在监狱里配给犯人用的全塑料无金属眼镜架上。然后在死神的凝视下怂兮兮的收回了手。
这时依晨小公举手里拿着一副花里胡哨的,坠着很多饰品小球球的金丝框镜框跑了过来,并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看着他,目光中满是期许。
韩彬:我开始后悔带他俩来了

那么最后出门的时候韩律师到底选了哪款眼镜呢?
哦,就他原先戴的那款,一毛一样的。

滴勒狻卦的金丝边复古眼镜框了解一下吗朋友们?

爱人随身物品的正确使用方法

大雨天是应该在自己温暖的狗窝里抱着媳妇看电影吃爆米花的而不是应该出来看被肢解成N块的尸体的。
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

海港支队赵二狗(划掉),赵馨诚赵队长撑伞跳下车正往警戒线里钻呢,抬头就瞅着正在关宏峰身边咋呼拒绝穿雨衣的周巡,扯着大嗓门就喊"唉周,你不打个伞啊?一会浇感冒了。别再把你媳妇给传染了"当然,最后一句话让他咽回去了。因为他看到关宏峰撑起了伞,并摘下了自己的围巾搭在了周巡的泡面头上,刺溜一下子钻到伞下面的人硬生生把自己裹成个新疆妇女的形象。并炫耀似得朝自己笑了起来
"秀恩爱是吧,你等着。"
赵馨诚看了眼不远处蹲在一堆马赛克旁边的韩彬,还正在和高法医说些什么专业术语,反正他也听不懂,就走过去和撑伞为两人挡雨的小徐换了下位置。
这时候关宏峰询问完了现场情况也往这边走,随即蹲在尸体旁的又多了一人,周巡和赵馨诚俩人撑着伞站着,时不时互相打岔互怼几句。
就当俩人马上要从言语上的问候亲朋好友升级为拳脚上的礼尚往来时,韩彬突然站起身来,一手摘下眼镜,另一手撩起赵馨诚的毛衣开始摩擦镜片,完了还不忘戳一戳他手感极好的腹肌。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腕,又蹲下身去和关宏峰不知道说些什么去了
赵馨诚:愉悦值+10086


高亚楠:就没人给我挡一下雨吗?



蜜桃乌龙茶

chow喜欢喝咖啡,有多喜欢呢?就像finn有多喜欢chow那样——
周父前一阵子学会了网购邮快递,想着给娃送点家里特产吧于是往大洋彼岸发了盒乌龙茶叶。
finn发现最近的chow怪怪的。怪好看的,也怪好闻的。
虽然原先就一直觉得他怪好看的。但放在平常,只能闻着chow身上有咖啡的苦香味。不像这几天,好像有淡淡的桃子香一样。
#我男朋友好像背着我去私见妹子了他身上还有香水味怎么办在线等急#
北美醋王.finn,坐不住了。
跟踪他心爱的小黑豹几天后,发现每当他从Big.V房间里出来时,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香味就会格外明显。
卧槽我老大把他帽子扣我头上了???
怀着七分委屈三分心塞九十分醋意,这天finn在chow推门进入big.v房门后猛的撞开门冲了进去。
然后他看到了他的老大举着个小……该是叫什么紫砂壶吧,老丈人家也有那玩意。正在往圣主的符咒孔眼儿里倒。
他可爱的小豹子正在掰着茶饼,热水熏着茶香与桃子香料包的味道氤氲在一起,chow橙色的墨镜被摘下放到一边,此时这人儿眯着双眼歪了歪头看向这边。
boom。
finn.卒
“所以你这几天都……为什么那个茶要这样喝?”
“老大喜欢喝果茶而已”

———————
某好奇宝宝拉苏在两天后发现了一坨半圆形黑色的,像是脱水植物干一般的东西。于是掰了一小块放进嘴里,轻轻的嚼吧了那么几口。
“我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我的舌尖上翻腾!”
看完这全程的finn递给了他一杯热水
chow在想这种泡茶方法还挺方便(不)

十日囚禁

奋哥有些精神失常
周周略微斯德哥尔摩
拉苏偷偷喜欢着周
黑手党的三角恋
我在干什么。

回娘家2

周。
黑鸭。

尽管早就视频通话过无数次,但真真正正见着丈人丈母娘还是第一次,finn看着扛了两箱啤酒,拎着一大袋辣货,早起遛狗回来的,意气风发的两位老人,心里依旧是忐忑不安。
上午在chow家里的商店帮忙,一头红发的爱尔兰人吸睛无数,生意前所未有的好。
中午,丈母娘一挥手给帮工放了假,下午关店。
等到了晚上,chow的兄长也与妻子匆匆赶来,拎着大包小包的水果。一进门,跟finn打了个招呼,嫂子便冲进厨房帮着打点,洗菜刷碗剁馅。
客厅里,三位男士席地而坐,chow的家里铺着凉席,檀木制成的茶几上摆放着两套茶具。chow父很满意finn带来的风笛,对此赞不绝口。
而chow兄也对自己的礼物表示欢喜,设计简洁实用的皮夹。
夕阳西下,时针第二次指到数字六,餐桌上摆满了鸡鸭鱼肉,外圈放着几盘不同内馅的水饺。觥筹交错,碳酸饮料与啤酒的泡沫跳进彼此的酒杯之中,看着兄长与父亲一罐一罐的开着啤酒,chow平生第一次如此气愤自己为什么没有遗传父亲千杯不醉的功底。
当他失去意识的时候,脑海里之后的一个画面,是父亲与finn高声谈论着什么,已经听不清了,但是两个人好像很开心。
兄长还在倒酒,扎啤大木桶。

——“说实话,您家这鸭脖,我连着吃一年都不带腻的!”
——“那喜欢咱就多吃点!来倒酒!满上!”

回娘家1

finn哥跟着媳妇回家看老丈人老丈母娘啦!

八月的骄阳肆意倾泻在石板路上,清晨的小城门口迎来了第一辆到访的大巴车。
从车上下来的红发男人拽个大皮箱,好奇的看着陌生的环境,跟在他身后的小个子青年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扯他拐进了一家早餐铺。
“姚叔!”“唉来了!哎呦这不是小周吗!?”“嗯,我回来看看爸妈”“好嘞,想吃什么随便点,这顿叔请你”
一顿寒暄过后,chow起身去取餐,留下finn独自一人坐在桌前忐忑不安的望着对桌俩小姑娘拿着手机对他偷拍个不停。……我是不是应该比个yeah?
好不容易等到chow端着个大托盘溜达回来,finn立马凑过去小声说了些什么。
chow听后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用一口流利的中文招呼着那俩姑娘过来坐,并且邀请对方一起自拍了几张。
虽然老板坚持不收钱,chow也偷偷塞给了小帮工,得知价格后的finn吓得不要不要的。连俩甜甜圈都买不了的钱能买到这么多好吃的?!
chow用手肘给了finn一杵
“没想到吧”

叔叔你会哄孩子吗

私心想看周周带孩子啦

阿奋有个侄子,和周他家的小家伙同龄。
不过阿奋他不太会带孩子。尽管他一直想和小家伙好好相处,但是弗兰克并不领情。
这天阿奋抱着小小的一坨弗兰克来到周家里蹭饭,查理安静的窝在婴儿床的一角,周在厨房里做午餐。
小弗兰克叼着奶嘴,挥舞着小短手想去戳戳小查理。阿奋看着心情愉悦,抱起小弗兰克就啃了一口。
弗兰克也没有让他失望,嗷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下阿奋立马慌了,手忙脚乱的哄他。一边的查理也有些不开心,撇撇嘴开始呜咽着抹起眼泪。
听到卧室里的哭声,周连围裙都没解就赶了过来。先是逗了逗有点儿小情绪的查理,安抚过后小家伙沉沉睡去。
这边小弗兰克还在使劲儿哭着,周接过阿奋怀里的一小坨 抱在怀里悠悠的唱起了摇篮曲,然后在弗兰克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小弗兰克脸上挂着浅笑也去睡梦中找查理了。
阿奋看着周放下小家伙后送了口气,随即一屁股坐下地上瞪着他。
——阿奋你干什么,地上那么凉
——我不开心了,你亲我一口我才起来。
——那你就地上坐着吧
——委屈.jpg

这边拉苏瞅着哭个不停的洛克欲哭无泪。

论成龙的抗打击能力

前几天看到的那个新闻

[记者小玉为您带来前线报道]
今日,一黑手党老大与考古队成员前男友复合不成,一气之下举起手杖照着对方后脑勺就是一阵猛击,随后用一把两米长砍刀又在其背部狂砍无数次,最后还夺过老爹???的河豚补了刀。
经过医生的诊断,确定其十天后方可恢复。
被黑手党成员们纷纷质疑可能是小强。

某红发男子更加坚定了与自己男友的感情。
尽管戴墨镜的小哥表示自己不用武器也能做到这样。

小段子

我喜欢chow!个子小小的声音软软的!
因为今天家里包饺子就有了如下脑洞。
智障一样的段子。
chow我想吃饺子!

1.周当初被瓦龙召进去的时候,作为唯一一名天朝人吸引了阿奋的注意力。于是阿奋第一句打招呼是这样的:你,会包饺子吗?

2.阿福其实不光只有紧身衣,人家也有正常的半袖t衫。后来有一次周借了他的衬衫穿,就像穿了件小短裙一样。哎哎哎哥!有话好好说你把刀放下!

3.拉苏喜欢甜甜圈,周喜欢咖啡,阿奋喜欢什么?
周包的饺子。

4.黑手党这样的黑恶势力x中也存在着种族歧视,真的。不信你看,那个名为 周 的人形抱枕多可爱,还会暖床呢。让我们悄悄地扛起来就跑
……奋哥我错了
5.周!bdbxurnsgakfoehd……
等会我没戴眼镜听不清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吃饺子!
6.每次瓦龙被成龙欺♂负过后都会瘫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嘤嘤嘤,然后众人开始纷纷安慰起老大。
“多大点事儿啊”“看开点老大”“要不周你去给老大包点饺子吃?”
然后瓦龙擤了擤鼻涕“要猪肉玉米馅的”
7.周!你看我给你买的新墨镜!
小个子的人儿看着少女心爆棚的骚粉色墨镜陷入了沉思,然后一记良家妇女踹。
玩家[阿奋]卒
8.阿奋最近养了只小松狮崽儿,然后整天满屋子小chow chow~ 真听话~的喊
但是拉苏很好奇为什么阿奋还会后半夜把狗带卧室里去。
9. 被刀龙弄了个法术buff加成后,阿奋最满意的就是周的衣服,要是能再短点就更好了(阿福表示不满)
10.周,我看你那小黑夹克里啥都能往出掏啊,刀叉棍棒的。
所以这就是你想扒我衣服的理由?

有吃奋周的同好吗quq
我想吃肉啊啊啊啊啊

汪!

余罪邻居家里新抱回来一只小奶狗,刚几个月大的边境牧羊犬。
正巧这天牲口买菜回家的时候,小狗的主子瘫在院子里的藤椅上乘凉,这小家伙一看到牲口就迈着小短腿哒哒哒哒哒的奔着他去了,蹦哒到他脚边开始撒欢,最后一屁股坐在他脚上不动了。
然后余罪回家时就看着牲口站在院子外面,脚边有一只黑白相见的球在绕着他跑来跑去,试图咬着他的裤脚给他薅自己家去。
“唉小牲口,欺负我家牲口呢是不是?瞅把你给能耐的”一把拎起这只狗子撸了起来,余罪转头看着张猛“咋啦,想养一只?”
“拉倒吧,咬人的家里一只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