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Oliver

回娘家2

周。
黑鸭。

尽管早就视频通话过无数次,但真真正正见着丈人丈母娘还是第一次,finn看着扛了两箱啤酒,拎着一大袋辣货,早起遛狗回来的,意气风发的两位老人,心里依旧是忐忑不安。
上午在chow家里的商店帮忙,一头红发的爱尔兰人吸睛无数,生意前所未有的好。
中午,丈母娘一挥手给帮工放了假,下午关店。
等到了晚上,chow的兄长也与妻子匆匆赶来,拎着大包小包的水果。一进门,跟finn打了个招呼,嫂子便冲进厨房帮着打点,洗菜刷碗剁馅。
客厅里,三位男士席地而坐,chow的家里铺着凉席,檀木制成的茶几上摆放着两套茶具。chow父很满意finn带来的风笛,对此赞不绝口。
而chow兄也对自己的礼物表示欢喜,设计简洁实用的皮夹。
夕阳西下,时针第二次指到数字六,餐桌上摆满了鸡鸭鱼肉,外圈放着几盘不同内馅的水饺。觥筹交错,碳酸饮料与啤酒的泡沫跳进彼此的酒杯之中,看着兄长与父亲一罐一罐的开着啤酒,chow平生第一次如此气愤自己为什么没有遗传父亲千杯不醉的功底。
当他失去意识的时候,脑海里之后的一个画面,是父亲与finn高声谈论着什么,已经听不清了,但是两个人好像很开心。
兄长还在倒酒,扎啤大木桶。

——“说实话,您家这鸭脖,我连着吃一年都不带腻的!”
——“那喜欢咱就多吃点!来倒酒!满上!”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