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Oliver

[许愿瓶]

许愿瓶]
[闺蜜组的少女心。]
文涓来找张猛的时候,他正抱着半个西瓜用勺子挖着小岛。
他也顾不上擦干净手上的西瓜汁便去开门,外面站着的小姑娘今天头上带了个精致的小蝴蝶结发卡,粉嘟嘟的,可爱极了。
文涓先是往宿舍里看了看,发现没人。于是转身从地上拎起一个塑料袋塞到他怀里,并嘱咐他别碰碎了里面的东西,张猛打开一看,里面有个画着量程的大烧杯,两个挺漂亮的玻璃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还有俩最大号的针筒,针头还没拔下来,估计是刚拿来的。
没等他开口发问,文涓又从门后捧起一个小塑料盆,随口问了句余罪他们都干什么去了,就进屋顺手把西瓜正中央的小岛一勺子挖下来送嘴里去了。看得张猛一阵心疼。
蹲在地上抓起个像是刚开封的针筒朝着她晃晃“余儿他们今天都有活动,我刚从健身房回来就没想去,这东西干嘛的?你要拿我练手?”
文涓再挖了口小岛,瞟一眼蹲在地上的人咽下了嘴里的西瓜,并冲干净了铁勺子丢回桌上的笔筒里。“20ml的针筒只能是用来兑药用的,今天我想做个小手工,帮个忙呗?”冲着他歪歪头笑面如嫣,掰掉了针筒上的针头。白黑两色的针筒立马看起来好欺负多了。
张猛看着她把针筒活塞拽了出来递给自己,随即把小塑料盆端了过来,里面五颜六色的小球球在阳光的照耀下还挺好看的。起身从汉奸床上抄起一件衬衫铺在骆驼床上,示意她坐着。小姑娘晃晃脑袋一边盘腿坐下一边波拉着怀里的塑料盆。
蹲在地上的汉子还不知道坐在床上的小姑娘想搞什么事儿,怀里就被怼进了个瓶,小针筒还被顺了过去,现在手里的针筒里塞了几个黑色的小球。
“挤碎成渣装那个瓶子里”文涓一边在盆子里挑挑拣拣同色的小球一边不忘嘱咐了两句先在手上用指甲弄碎了再用针筒压更方便。
张猛耸耸肩照做。碎渣随着他手指的动作尽数跑进了玻璃瓶里,被碾碎时还自带魔性的声效。大约铺了能有六分之一的量时,文涓把手里的针筒抽了点水滴进瓶子里,又从盒子里翻出一根画笔和一把小彩石。
张猛杵着下巴看她用画笔把小球的碎渣渣压平,再把小彩石戳进瓶子里紧贴着瓶壁。然后把瓶子还给了自己,抱着腿上的盆儿开始翻紫色的球。自己的任务依旧是把那些小球给neng碎呼了挤瓶里去。猜不透这小丫头要干什么,但是看着她笑的开心也不发问,坐在地上只管接活。身下还坐着条鼠标的牛仔裤。
杯子里的颜色慢慢的增多,黑紫蓝绿色渐变铺了一半。这时候张猛才知道为什么这丫头要自己帮忙,自己的手指头已经开始发痛。pp质的针筒也是够磨手。
文涓抬眼看看揉着手指肚的人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主动和他换了下任务。两个人很快就完成了第一个瓶子。黑蓝绿黄橙红色,最上面还有一层白色,正中间飘着一颗小小的海螺,看起来像漂浮着的泡沫一样。
文涓把木质塞子塞好,从盒子里拽了跟细麻绳缠在瓶颈,纤细的手指灵巧的打了个结,还不忘挂个纸签。上面娟秀的字体赏心悦目。
“呐,这个送给你的。许愿瓶,据说这个可以实现愿望呐”接过漂亮的玻璃瓶攥在手里晃了几下,张猛举着瓶子冲着阳光看看,然后小心的把电脑桌上的垃圾呼噜进垃圾桶里把玻璃瓶放在那上面。
第二个瓶子是正圆筒形的,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这第二个许愿瓶做起来快多了,颜色与第一个正好相反,对比色中间用白色隔开,看着也是挺漂亮。这个瓶子瓶颈处系了一条丝带,文涓在上面挂了个毛毡做的小熊。小熊肚皮上画了个爱心,张猛伸手戳了两下还给她。
“那你打算许什么愿?跟我说说吧”单手杵着地站起身,视线跟着眼前人头上的蝴蝶结晃来晃去飘着。
“我...想要那款YSL的小黑管打个折...”小姑娘戳着小熊的肚皮支支吾吾的开口,明显很不好意思。“安安说要送给我,我不想让她破费啦”说到这儿的语气明显愉悦了起来,脸上的笑也是遮盖不住。
张猛撇撇嘴,被秀了一脸恩爱。算了,毕竟是自己小闺蜜,我忍。
“那我先回去啦,掰掰~”麻利的收拾完地上的东西,文涓抱着许愿瓶蹦哒着出了宿舍往对楼跑去。张猛抬头看了看表,余儿他们差不多该回来了吧
正想着,宿舍门咣的一声被撞开,来人怒气冲冲的看着电脑桌上的许愿瓶。一把把人扑倒在床上压身子底下,酸溜溜的开口道:
“牲口,我刚才看着周文涓也拿着个瓶子,咋和你这个这么像呢”
“啊,我陪她一起做的许愿瓶,打算送给你的。”被扑倒的人无辜的瞪着眼睛看着他,而他身上的人一脸懵逼。
“哦...啊...那我许个愿能成真吗?”
“应该能?想要什么愿望?”
“想痛痛快快的干你一顿”
“我说错了,文涓那个才能许愿,我这个不行”
“没关系,我不许愿了,我直接干。”

评论

热度(3)